优雅san.

【相声剧本】基本功【微主角夫夫】

椒麻鸡:

大噶元宵节的第二天快乐!开学快乐!


警告:彻底本土曲苑杂坛化,OOC到没边。


全世界都在讲中国话。


 


逗哏:维大力


捧哏:阿勇


 


维:结婚以后是头一回说相声,大家多担待。


勇:啊?婚前也没见你说过啊。


维:是啊,我这不就是想显摆显摆咱俩结婚的事儿吗。


勇:快得了吧你,赶紧给观众老爷们露一手吧还是!


维:怎么露?


勇:既然这说相声,要不先来段贯口?


维:好嘞。蒸羊羔蒸熊掌蒸……


勇:停!报什么菜名啊,你真当自己相声演员呢?


维:那报什么啊?


勇:当然是报点跟你自己有关的嘛。


维:你要这么说我就明白了,来嘞!世青赛冠军,大奖赛冠军,世锦赛……


勇:得了,您就甭给这显摆了,五连冠是吧,我帮你说。


维:不逗你玩了。这相声讲的是说、学、逗、唱这四样基本功。而滑冰的基本功,也有四样,我今天这贯口,说的正是这个。


勇:哪四样?


维:步、跳、转,还有……


勇:还有什么?


维:我说完就知道了。


勇:好嘛。


维:内勾、外勾、转三、鲍步、括弧步、捻转步、莫霍克步、乔克肖步、大一字步、直线连续步、圆形连续步、蛇形连续步、燕式连续步……


勇:哎,这都是步法。


维:半周跳、一周跳、两周跳、三周跳、四周跳、勾手跳、结环跳、点冰跳、后外点冰跳、后内点冰跳、后内结环跳、后外结环跳、阿克塞尔跳……


勇:这都是跳跃的架势。


维:跳接燕式、跳接蹲转、蹲踞旋转、燕式旋转、直立旋转、联合旋转、贝尔曼旋转……


勇:这都是旋转。


维:短时托举、长时托举、施压托举、拉索托举、捻转托举、双人联合旋转、双人并排旋转。


勇:哟还有双人滑呢!


勇:当然这只是说了一部分,想看全,下个月就是花样滑冰世锦赛了嘛。


维:没错,还有后外点冰四周跳,后内结环四周跳,阿克塞尔三周跳……


勇:还没完?这是啥啊?


维:这都是你跳失败的动作……


勇:谢谢你记着啊。


维:……也是花滑的四样讲究里的第四样,摔。


勇:摔?


维:哎,步、跳、转、摔,这四样。


勇:哎!行吧!


 


维:对了,前阵子在长谷津的时候,和优子聊天,了解到了一些冰场内幕。


勇:嗯,什么内幕?我怎么不知道。


维:不知道的话就由我来告诉你吧。勇利,千万、千万不能,在下过雪的晚上十一点,在冰场里滑伴奏中带有钢琴的曲子喔。


勇:啊?为啥?难不成长谷津有憎恨钢琴的怨灵?


维:小提琴也不行。


勇:啊?


维:迪斯科也不行。


勇:那到底是为什……


维:因为晚上十一点,冰场根本就不开门啊!


勇:就这啊!你这算什么内幕嘛!


维:这个不算?


勇:不算。


维:那我再讲一个。


勇:你说吧。


维:勇利,你经常上推特不?


勇:那还用说?不经常。


维:就现在那些推特上啊,论坛里啊,搜咱们的名字,就能看到不少有意思的东西。


勇:都有什么?


维:比如就有人设想啊,咱们退役了之后,都会去做点什么。


勇:比如?


维:你问我人名,我回答你。


勇:好,那我问了。韩国选手李承吉,退役了会做什么?


维:卖车。


勇:为什么啊?


维:李承吉普车。


勇:就这啊!那,中国选手季光虹。


维:在上海,卖票吧。


勇:为什么?


维:季光虹桥客运站啊。


勇:我再考你一个。


维:尽管来。


勇:泰国选手,我的好友,披集·朱拉暖。


维:更容易了。


勇:你说。


维:他这人,完了,这辈子真离不开手机了。


勇:啊?


维:朱拉暖暖环游世界,是不是!


勇:再来一个,我得拣个你不太熟的……哈萨克黑马,奥塔别克·阿尔京。


维:这还不容易?到时候他给你唱一段《四郎探母》。


勇:阿尔京剧团啊?


维:对了,虽然年纪不大,他在里面唱的还是老生。


勇:我算是懂你的套路了。


维:明白点了?


勇:嗯,明白了。


维:那我出个题考考你。


勇:你出。


维:加拿大选手,让·雅克·勒鲁瓦。


勇:这容易,烧窑去了。


维:为啥?


勇:勒鲁瓦嘛!


维:你这说的可不对。


勇:那你说。


维:唱二人转去了。


勇:啊?为啥啊?


维:勒鲁瓦房店,辽宁的!可不唱二人转去了,还能跟咱俩这样讲相声啊。


 


维:说到学啊,咱们花样滑冰这一行,跟学这个字,也是息息相关。


勇:是啊,不断用学习来强化自己,是绝对不可或缺的。


维:大家可能都知道了,我旁边这位就算我徒弟。


勇:那是那是。


维:不过我也不愿意自称老师,毕竟要学的东西还有很多。


勇:太谦虚了。比如呢?


维:比如这个,做解说嘉宾。


勇:瞧瞧,多感人啊,还没退役呢,就开始盘算着,怎么为花样滑冰的事业,发挥自己的余热。


维:解说不容易啊。


勇:是这个道理,你看不仅要看得懂,还得脑子转得快,能及时组织语言,给各位观众讲解明白……


维:不对,主要是普通话不好。


勇:你怎么老不按套路出牌……这怎么说?


维:解说嘉宾又不是专业解说,多少都是带了一些口音的。


勇:是这样?


维:我给大家当场学学看。


勇:那说吧?


维:空口解说就算了,你给我出个简单点的句子吧。


勇:那就这句,你听好了啊。


维:你说。


勇:里约热内卢的刘奶奶找牛奶奶买榴莲牛奶。


维:行吧,先说我最熟的,我们俄罗斯的国宝教练雅科夫,早几年就做过解说嘉宾。


勇:哦,俄罗斯人,北方人。


维:他那个口音是这样:列宁格勒的纳斯佳找玛利亚买伏特加。


勇:这句子咋全都变了啊!


维:北方嘛!


勇:那要是南方解说呢?


维:油麻地嘅飞仔稳金毛强买叉烧。


勇:就这啊!


 


勇:咱俩这也是第一回说相声啊。


维:是啊,你不一开头就说了吗?


勇:说、学、逗,都有了,临了还不给大家唱一个?四样还不给大家显摆个齐活?


维:这不一定。


勇:怎么讲?


维:你就看咱滑冰——步、跳、转、摔,是吧。


勇:是啊。


维:你什么时候看我摔过?


勇:这倒没有。


维:所以就,不用唱了嘛!


勇:嗨!


 



——完——